图说江西
更多
时尚看点
凤姐素颜浓妆大不同
超低卡路里:日式瘦身食谱亮相
你能识破男人的6大诱惑伎俩吗
这些蔬果 让你不知不觉中变白
研究:女士身材越高收入会越高
12星座男眼中女人最诱人的动作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江西网首页  >  新参考文摘  >  禅宗文化
佛法初传|启建莲社
http://www.jxnews.com.cn    2018-10-14 11:08  来源:《江西禅宗文化》
【字体:  】 【进入论坛】  编辑:敖水林  Email:aslin_921@tom.com 

    印度佛教于两汉、魏晋之际传人中国后,在中国大地上逐渐生根、成长,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;又经历近千年的文化融合,儒、释、道终被并称“三教”。这的确是饶有趣味的文化史话题。然而仅就江西而言,就在那佛法初传、思想碰撞的历史初期,赣鄱这块土地便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这一切看似神奇,其实有着历史的必然。

02  启建莲社

    启建莲社,有诸多因缘。我们先来看一个“佛影”的故事。

    据佛驮跋陀罗所译的《观佛三昧海经》记载,佛影故事发生在北天竺那竭呵城。佛陀曾于该城石窟中感化毒龙王眷属,龙王感激至诚,劝请佛陀留下。佛陀遂作十八变,跃身于石壁,犹如明镜。佛陀隐身在石壁内,影像复映于壁面。,距十余步远望,佛像清晰,光明炳然,如同真形;近观,佛像冥然不见;以手触摸,更无感觉。这一故事随着往来于天竺与中土的僧人而广泛流传,它常常地嵌刻在慧远的心灵之中,他深信佛的法身的灵应,“佛影”存在,必有征验。于是,他要亲自描绘佛影,彰显像教。义熙八年(412年),他建立了“佛影台”,并写下了《万佛影铭》。《高僧传》卷六《释慧远传》云:

    远闻天竺有佛影,是佛昔化毒龙所留之影,在北天竺月氏国那竭呵城南,古仙人石中,径道取流沙一万五千八百五十里,每欣感交怀,志欲瞻睹。会有西域道士, 叙其光相,远乃背山临流,营筑龛室,妙算画工,淡彩图写,色疑积空,望似烟雾,晖相炳暧,若隐而显。

    其实,早在襄阳时期,道安铸丈六金佛像时,慧远便以极大的热情参与其中,他坚信描摹佛祖神威,是给信众感悟佛理提供依据,开辟时机。那次,他受师命而写下了《晋襄阳丈六金像颂并序》。而在这次亲建佛影台的壮举中,慧远与在场的僧、俗们更是情绪激越,他欣然亲自撰就《万佛影铭序》并一气呵成地写下了极其壮观的五首铭文:

其一
廓矣大象,理玄无名。体神入化,落影离形。
回晖层岩,凝映虚亭。在阴不昧,处暗逾明。
婉步蝉蜕,朝宗百灵。应不同方,迹绝杳冥。
其二
茫茫荒宇,靡劝靡奖。淡虚写容,拂空传像。
相具体微,冲姿自郎。白毫吐曜,昏夜中爽。
感彻乃应,扣诚发响,留音停岫,津悟冥赏。
抚之有会,功弗由曩。
其三
旋踵忘敬,罔虐罔识。三光掩晖,万像一色。
庭宇幽蔼,归途莫测。悟之以靖,开之以力。
慧风虽遐,维尘攸息。匪圣玄览,孰扇其极。
其四
希音远流,乃眷东顾。欣风慕道,仰规玄度,
妙尽毫端,运微轻素。托彩虚凝,殆映霄雾。
迹以像真,理深其趣。奇兴开衿,祥风引路。
清气回轩,昏交未曙。仿佛神容,依稀钦遇。
其五
铭之图之,曷营曷求。神之听之,鉴尔所修。
庶兹尘轨,映彼玄流。漱情灵沼,饮和至柔。
照虚应简,智落乃周。深怀冥托,宵想神游。
毕命一对,长谢百忧。

    十分明显,这其中“体神入化,落影离形”、“感彻乃应,扣诚发响”、“迹以像真,理深其趣”、“铭之图之,曷营曷求”等语,都充满了慧远对佛像征验与灵应的期待与诉求。事实上,描摹佛影的举动,还与慧远僧团的“观想佛”修持相呼应。佛陀跋陀罗所翻译的正是《观佛三昧经》,意念专注的“观佛”方式之所以在慧远僧团及其追随者当中盛行,多因这部经详细说明了如何在意念专注的状态中,以超自然的符号与象征来观想佛身,从而获得“除百千劫生死之罪”。因而,在启建莲社之后的这一描摹佛影之壮举,只能证明二者不仅有着内在的必然关联,更证明庐山慧远及其僧团信仰的坚实与高远。现在,我们要将时间定格在公元402年。 这年9月11日对慧远来说,是他一生中决定性的时刻,他集“息心贞信之士百有二十三人”,在庐山般若台精舍阿弥陀佛像前,共同发愿往生净土,这净土就是阿弥陀佛居住的西方极乐世界。可以想见,这123人一起发愿的那一瞬间,即便在中国宗教史上,也堪称极其壮观的一刻。历史已然将其记载为“白莲社”或“莲社”,即中国净土宗创宗之标志。而那个发愿的仪式,也就自然成为了中国早期佛教史上的一块重要里程碑。

    莲花,出污泥而不染,是至净至洁的表征。而对应于宗教,它那华叶开敷,果在其中,因果同时,妙德难思的境界,又正合净宗信仰的核心理念。人们称净土宗为莲宗,称其盟者为莲友,真乃毫厘不爽。如果说,莲宗以西方阿弥陀佛(又称无量寿佛)的国土为崇拜对象,那一定是因为在这一国土中,有无比殊胜的“常乐我净”的生活环境。其实,有关西方净土的信仰流行甚早,但它能在庐山僧团中形成集体信念,成为这些知识僧侣们的信仰,尤其是它还为上层士大夫所奉行,可以说慧远是其功至伟。然而,在更深的层次上,则还有着文化浸染的缘由。须知,净土宗的经典文献如《无量寿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、《般舟三昧经》、《念佛三昧经》等,早在汉末就小断被翻译过来,而相应的西方净土的信仰也一直在流播。,然其最终被文人、知识阶层所接受,显然与当时战祸不断、社会民生凋敝、人们向一种安定而理想的环境有关,只要看看其时陶潜所写的《桃花源记》,就不难理解这一切了。文化就是一种时代精神与气息,其无形力量遍在。

    应慧远之请,刘遗民领命撰写了《发愿文》。慧远的“三报论”是该文的楔子。在这样一篇仅434个字的美文中,它言简意赅地表白了借莲化以明志,期生西方净土的意愿,那种对西方极乐世界由衷的神往之忱,实感人至深。从文化的视角,我们仍极欣赏其和美的音韵与庄严的意境。同时,从社会学视角,我们也极欣赏它那种超越而脱俗的“互助组”形式,那是一种严肃的盟约,为实现共同的目标,各个业报不同的人缘聚一堂,结成“形而上联盟”,互帮互助往生净土。知识僧侣与文人们共同组成了这一团体,被称为“浔阳三隐”的陶渊明刘遗民、周续之,后二人即为莲社高贤。陶渊明每与慧远吟咏唱和,使历史留下了“虎溪三笑”的美丽传说。尽管陶渊明不同意慧远的“神不灭”观念,并写下《形》《影》、《神》诗三首,表白自已的观点,但这仍不妨他们成为好友。虎溪三笑的另一主人公是道教人物陆修静,然其时,他年未满十岁,故未足可信。但我们却能在这一美丽的传说中看到,远公一生所为,实表早期儒、释、道合一之先兆。

    莲社与佛像台的启建,的确开创了“念佛法门”的易行之道。此实为慧远及其门徒秉承佛陀教导,以共同信仰结社弘法之首创;而作为净土宗的滥觞,它也间接地为后来禅宗各派创下了基础。此前,中土佛教有学派之分,而无师承道统的宗派之别。慧远的东林寺结社,成为佛教组织发展史上的一大壮举。宗风流布,延及禅宗。由此还透视出,慧远其人,绝非循规蹈矩、墨守成规的一般僧人,他才华出众而又虚心好学,善审时势而又勇十创新,这一切决定了他对老师道安的突破与超越。从道安的弥勒佛信仰到慧远的弥陀净土信仰,就是超越其师之一例。

    必须看到的是,慧远作为一位佛学大师与净土宗的创始人,不仅在佛理传播、佛典翻译上功劳巨大,而且他领导的庐山僧团也代表了一种退身隐逸的理想与智慧,并体现了一种欲与大自然对应的士大夫文化的特性。莲社的启建,就以庐山那多少有些神秘氛围的隐逸载体为基础。庐山,确以它那“隐逸文化名山”而著称,溯其源,乃由周代匡续(相传为老聃的弟子)于虎溪结庐,修道七百余年,后白日升天,留下一间茅庐,人称其为匡庐。庐山也因此而名声大噪。自此,隐者不断,千古贤哲如陶渊明、谢灵运、陆修静、白居易、周敦颐、朱熹、归宗、常聪、憨山、刘遗民等,都深受这座隐逸之山的滋养。

    像刘遗民这样的汉朝开国皇帝幼弟的后裔,曾历任宜昌、柴桑的地方官,竟也辞官离职,在庐山西林寺附近建起了一座“禅坊”,渡过了他一生最后15年的宗教生活。而慧远的其他俗家弟子,也几乎都是一些“隐士”。终生拒绝为官,当然体现着他们身上那种隐者的内在精神特征;而让人难解的是,这些才子们竟然很多人都很年轻。在向阿弥陀佛像集体发愿的那刻,雷次宗年仅16岁,周续之也不过25岁,而宗炳也只有27岁。事实上,当年慧远欲与儒家隐士范宣结伴归隐之时,也没有超过20 岁。在特定的文化精神圈中,莲社,果真也成为超越性宗教的另类文化表征——隐逸。风云际会,庐山东林寺的莲杜,如一块巨大的磁铁,吸引着人们。上至帝王,下至平民,无不为慧远的学识名望、气度魅力所倾倒。慧远则营造龛室,执经登座,诵朗畅颂,讲经不断而多有灵验。故不仅饱学之士、官宦弟子,就连权要人士,也告别官场,弃置荣华富贵而步入隐逸之场,聚集慧远身边。而仰慕慧远的达官贵人,更争相一睹慧远其人,如东晋名臣殷仲堪,能清言,善属文,与当时的韩康伯齐名,自谓三日不读《道德经》,便觉言谈不适。连他也慕名专程拜访慧远,共论《易经》。然在拜见慧远后,深为感叹地说:“识信深明,实难为庶。”当时也有个年轻气盛的法师,总想一试慧远深浅,但不料未近慧远,便心悸身颤,汗流浃背而不敢发问。在聆听慧远讲经后,则大为敬服地感叹道:“此公定可讶!”最能说明问题的,当然是陶渊明、谢灵运等大文豪,也极愿与慧远交往,这当然不是一时兴之所致或寻求时髦,而是的确有着内在的精神需求,只要看看他们往来诗文中的心灵诉求,就足证其时文人方阵与慧远僧团有何等深刻的关联。谢灵运曾写下一篇盛赞慧远的《庐山慧远法师诔》,传达出慧远当时在中土所享有的盛誉:“划释安公振玄风于关右,法师嗣沫流于江左,闻风而说,四海同归。”最后一语乃如实传达了慧远念佛法门在当时的影响力。

    此外,我们不能不提及的是:慧远还以其卓著的人格,开启了“沙门不敬王者”的先河。这简直可视作另一种文化的起始。如果说,南朝佛教自慧远与王者抗礼以来,自具一种别样的独立自持的文化格局,那么,至梁武帝致敬僧侣,舍身入寺,就至少在形式上做到了帝王的尊位可以不尊。这其中传达出何样的信息?无论如何,我们可以说,此期的佛教,已将思想文化之领地,当作了自己自由驰骋的空间。此中仍有一个慧远与桓玄之间的故事。

    慧远在庐山三十多年,不仅从未离开过庐山,而且每送客都以“虎溪”为界,上至国君,下至平民,同等一律。当时官至丞相、封楚王并篡登帝位的桓玄,在征讨殷仲堪途经庐山时,要慧远出虎溪相见,慧远岂肯违背自己的原则?故称病不出。其结果可想而知,桓玄亲自来拜会了慧远。拜会前,桓玄手下曾劝说他“勿敬”慧远,因慧远曾与殷仲堪有过交往。桓玄深知慧远为人,故未予理会。在拜见慧远后,他更起敬服之心,叹为生平未见之人。所以登帝位后仍苦邀慧远出山任职;慧远如何肯依?后当桓玄打算抑制僧徒时,慧远则挺身而出,三番五次致书与之辩论。此时他写下的《沙门不敬王者论》成为佛教史上的经典文献。此文分五篇,伸张佛教宗旨,阐明出家之法,不合同俗以致敬王者,从而阻止了朝廷抑制佛教特别是强令沙门致敬王者的做法。在强有力的王谧及其广大护法信众的支持下,慧远最终获了胜利,桓玄被迫发布了《许沙门不致敬礼诏》。此后,桓玄还对慧远所在的东林寺给予了特别关照。在慧远的一生中,这又是一重大事件,影响极为深远——它提出了佛教中国化过程中协调佛法与王法的理论,张扬了佛教的独立精神。

    无疑,慧远的沙门不敬王者,也大大影响了日后禅宗的自立、自主、自由精神。

    相关新闻:
我来说两句:
[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] 昵称:     
    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-梳理官员语言暴力“黑榜”:威胁我就是威胁党(图)
-英语高考居然考C罗!球迷:足球狗的送分题(图)
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1、本网所载的文/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我们不对其科学性、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2、本网站内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江西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,版权均属“中国江西网”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。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:“中国江西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,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,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,或不应无偿使用,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,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,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。
4、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、图片等资料,如需转载使用,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。
※联系方式:中国江西网 电话:0791-86849032